广东顺德标奇制衣厂

广东顺德标奇制衣厂

联系人:胡志斌 先生

类 型:普通会员

网 站:http://chinabiaoyi.360500.com/

电 话:(86)0757-25588668

地 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均安镇爱得乐工业城

其他商品
新闻

关于“挑战与机会”世界级服装大佬说了些什么

 服装行业的挑战与机会

  消费者的服装消费支出被压缩、购物者要找因应需要量身打造的商品、价格的压力、生产成本上涨,这些因素加起来让这些年成为服装行业及其供应链倍感压力的岁月。档口网通过整理一些世界服装业界大佬的看法,希望能够给大家一些参考:

  VF Corp(美国公司,品牌包括Lee、The North Face、Timberland等)亚洲产品供应链总经理Mr. Colin Browne:

  美元的强势与商品成本的波动会让我们保持警戒。零售形态也在改变,网购成为主流,让我们重新思考产品销售的路径与上市的速度。与此同时,为了利用接踵而来的贸易协定,例如:非洲成长暨机会法案(AGOA)、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等的好处,产品采购也转向新来源。这些变动会界定接下来五年服装产业的型态。确保全球发展中国家服装工厂劳工的安全也仍将是焦点所在。在这些产业面的转变发生时,地缘政治的风险也日益增加,这将使我们的角色更具挑战性。

  Esquel Group(香港棉衬衫制造商,客户包括Brooks Brother、Lacoste、Nike、Ralph Lauren等)副董事长Mr. KL LEE:

  服装产业经济展望将综合各个关键市场。可以预期汇率市场的波动,因为美国联准会开始采取紧缩政策;加上消费者购物行为的演变转向电子商务平台。对此全世界的品牌、零售商及制造商都必须适应,成功的会是那些想出“赢的公式”的从业者。

  Li & Fung(香港利丰集团)采购总裁Mr. Marc Compagnon:

  从产业角度来看,听到的都是崩溃,但这并不表示整个系统的断裂,反而提供巨大的机会。今天的消费者可以获得真正的价格透明度,因此商品价值的公式也改变了。期初的利润已经没有意义,每个品牌都以半价销售,搞到现在消费者只等到打折才买。要做这一行就得想法在这种打折型态下生存。许多专家提到全方位渠道销售或是O2O(以在线商务带动离线实体销售),但追根究底还是在于产品。你得销售消费者要的产品。什么是消费者要的产品?能不能及时送到消费者手中?这才是企业成功或失败的因素。所以在我们这一行你得了解如何打造出可以满足市场需要的供应链。而且这些市场需要还常常改变,不论是二十一世纪、婴儿潮世代或活跃的银发游牧族,在产品区隔与配销渠道上有什么不同?人们总是忽略一个事实,那就是世界贸易每年仍以2-3%的速度在成长。即使目前大环境艰困,隧道终点总是有着光明。

  Bureau Veritas(法国必维检验集团)策略发展部门副总裁Mr. Rick Horwitch:

  美国大选后可能是服装产业面临的最大挑战,此外,挑战与机会可以综观如下:供需—去年我提到速度是挑战与机会的关键所在,我没有改变观点,事实上我认为于今尤烈。速度仍是产业需面对最大的挑战与机会。传统的经营方式是建立在“供应-需求”模式上,但是我们现在是活在“需求-供应”的世界。顾客需要符合其个人规格的产品,而且现在就要。依照需要量身订制的产品不再只由利基型公司提供。这是可长可久的经营模式,制程需要改变,以协同的方式进行。转移到“需求-供应”的模式需要由上而下的承诺,去创新与改变。问题是改变既不简单,也不便宜。不过我们看过无数的企业拥抱与提倡改变,并在改进产品上市速度、营业收入及利润成长方面达到巨大成果,同时加强了顾客忠诚度与保持度。智慧型产品—我强烈推荐参观拉斯维加斯或上海的消费电子展(CES)。这个展不再只是电视、相机及视听装置。2015年超过三分之一的展位是关于智慧型产品(2014年只有约5%),接下来比例还会更大。展出内容从汽车到机器人(缝纫机)、3D列印机(从玩具到衣服)、以及各种形状、型态、材质的穿戴装置。

  如果你想看看真正的消费产品长什么样,这是个必看的展览。机会存在于在纤维、纱、布料材质内结合科技,以发展非常酷与变革性的产品。

  挑战将是:采购与制造–产品能做得出来吗?质量–产品有用吗?有没有立法与生物测定的安全考察?

  香港纺织及服装研发中心(HKRITA)执行长Mr. Edwin Keh:

  今年最大的挑战仍是环境永续性、社会责任、供应链的原料及劳工成本,以及复杂的全方位渠道与动荡的全球市场。消费者与相关团体已经明白表示要求商品来自负责、透明与环保的供应商,但是这些问题很复杂,门坎也迅速提高。最后一里路的解决方案、供应链的速度、需求预测等仍将是许多企业最有兴趣的着力点。

  机会多半落在新的智慧型服装系统、永续的商业模式、智慧型生产等领域。智慧型服装系统系指穿戴解决方案与整合性机能服装,不但能让我们保持温暖、干燥与舒适,也能保护我们的安全、监督我们的健康、让我们保持网络连接与主动适应我们多变的环境。才不过十年前,我们对手表的要求是报时,电话是用来与外界联络,因此未来数年我们会期望服饰与鞋子提供日常生活的多种穿戴功能。服装业会变得更聪明、高科技、从其他产业汲取精华。服装会成为以设计与科技为基础的知识性行业。

  美国服装及鞋类协会(AAFA)主席Mr. Rick Helfenbein:

  发展中国家面临刘易士转折点(Lewis Turning Point,意指人力供应由多转缺,带动工资上扬,成长趋缓)的时代,这些国家是负责任的品牌持续采购产品的地方。供应服装鞋类产品的国家,工资与成本的涨势未歇。美国消费者经过七年前的经济危机,现在在服装鞋类的软支出方面已放缓脚步,但仍追求高价物品如汽车。同一位消费者对穿戴产品在打折时很有兴趣,只是需要吸引他踏入店内。因此我们现在看到的是,2008年的大寒流没变为2015年的大紧缩,在可见的未来仍然如此。这样的环境让采购专家的任务只剩下规划让个别供应链最优化的策略。

  Olah Inc公司(总部位于纽约,销售牛仔与休闲服饰并提供行销咨询服务)总经理Mr.Robert Antoshak:

  人口结构改变、经济不均和发达国家的市场需求不振,是2016年的一些主要挑战。许多国家消费者的年龄中数提高,年长消费者每年购买的衣服通常比年轻消费者少,尤其是在发达国家。贫富不均在服饰整体需求上更是中心因素,会影响所有消费者的购物决定。

  2008年的经济萧条后,贫富不均现象已日趋明显,财富金字塔顶端的消费者继续以正常频率购买衣服,在底部的消费者则陷入挣扎。这种两极化导致整体销售低迷。另外,整体人口的成长情形在决定整体服装零售业绩方面也是日益重要的因素。成长的人口通常代表更高的服装销售,但是在发达国家,人口成长出现问题。美国、欧洲及日本的人口成长减缓,服装销售就可能衰退或至少停滞,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则是另外一回事。世界很大一部分人口集中在中国大陆与印度,这两个国家的人口持续增加,人口成长的重要性因而有了新的意义。

  麦肯锡顾问公司合伙人及麦肯锡负责服装、时尚及奢侈品集团的首领Mr. Dr Achim Berg:

  宏观经济发展与消费者及渠道的趋势带动服装市场的波动,是去年最大的挑战。有相当数目的业者仍然受着存货过多、实体商店业绩不佳及汇率变动之苦。竞争之势趋烈,需要服装从业者提升速度与消费者体验,同时力抗提高利润的压力。

  Kurt Salmon服装顾问公司高级经理Mr. Stephen Taylor:

  这些年对大多数服装零售商不会是跃升的一年。在宏观经济局面不稳、利率可能上升情况下,消费者的服装支出仍受挤压。但是消费者转往网购服装的现象在年会加剧,对零售店的角色有实质冲击。已建立全方位渠道能力、并已开始将店面转型为品牌与产品形象展示的品牌势将获利。疏于在这方面投资、并仍依赖传统批发途径的品牌最可能吃到苦头。

  建立并维持永续与道德的供应源将是最具优先性的作为。这一点会及于所有品牌,而不只是折扣与大众市场零售商。因此有些服装品牌会需要建立自己内部的采购能力,更加靠近他们供应链的上游业者。

  国际服装联盟(IAF)秘书长Mr. Matthijs Crietee:

  这个产业一个庞大的机会仍是走在“改善生产”、而非“转移生产”的路径上。去年从业者可以证明,投资在工厂及供应链上会在永续性、生产力、劳工情况及节省金钱上,同时创造出持久的进步。

  布料及服装在机能性上有令人兴奋的创新,具备改进服装形象的潜质。更舒适也更环保的智慧型穿戴装置与布料可以为消费者创造出新的价值感。创新可以做为长期折扣与血汗商店的解药。

  产业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科技与组织的改善潜质转化成现实、融入供应链。第一线的工厂或工厂集团正在实践这样的转化;对于第二线的制造商而言,投资于改善,譬如生产力或环保,则较难实施,因为他们面临较多财务、时间与知识的限制。

  Coats集团(英国缝线与拉炼制造与销售公司)执行长Mr. Paul Forman:

  速度与生产力是关键层面。最大的挑战在于价格压力加上生产成本的膨胀,以及如何彻底处理这样的冲击。我们的产业最在乎速度,因此改进供应链效率有助于缓和冲击,但是劳工与原料成本的增加,加上零售价格下降的压力则是持续存在的挑战。不论长短期的预测都无法忽视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的经济成长与无止境的消费者需求似乎不可能维持以往的速度及水准,但它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代表服装产业庞大的商机,而还没进入这个市场的业者大概已经错过时机了。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历经7年的谘商,2015年成了其标竿年。TPP协定的完成虽然还需经过各国冗长的核准过程,我们应该开始检视像越南这样的签署国所蕴含的成长动力,一定会受益于自由贸易与竞争自由化。

  美国时尚产业协会(USFIA)总裁Ms. Julia Hughes:

  先说机会。显然新的贸易协定为服装业带来一些庞大的机会。如果你看一下数据,服装品牌及零售商通常不是自由贸易协定的重度使用者,不论在美国或其他国家皆然。根据最近的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署数据,美国进口的纺织服装品仅有19%是因为符合自由贸易协定或单边贸易优惠制度资格而免税的。尽管有些服装产品的进口关税属美国税率里最高者,美国品牌及零售商在大多数的美国贸易协定的使用率都非常低。

  参与USFIA2015年时尚产业标竿调查的领导性品牌及零售商的使用率,大多在30%或更少。不过我们希望一些与原来就是供应来源国家签署的新协定,例如TPP、欧盟越南自由贸易协定等,会促使一些公司重新看待自由贸易的好处。TPP虽然还是有“从纱开始”的原产地规定限制,无法反映全球价值链的事实,但是从实施第一天就关税全免的产品,以及可以依照供应短缺清单向非TPP国家采购原料的例外,意味着TPP协定里还是有着实质的采购机会。例如,洋装与裙子在TPP协定一生效就会免除关税,还有一些名列供应短缺清单上的布料是用来制造洋装与裙子的。

  成功的关键在于企业是否能够花费时间与资源学习如何利用TPP的商机。再来说到挑战。去年我们提到贸易保护主义,这仍然是一项挑战,看看TPP与现实脱节的原产地规定及降税时程就知道。道德采购也是首要议题,因为企业承诺确保其供应来源不但符合法令,而且符合道德。这在万物皆涨(原料、劳工、货运及流通成本)的时候是更大的挑战。

  相关的另一项关切议题是供应链与货运安全。从劳工抗争与自然灾害有可能中止生产作业,到恐怖主义(与必要的因应措施)的风险会冲击货运与流通,企业必须提高警觉。在今日,供应链必须符合规定、合乎道德、安全,当然更是要以合宜的价格提供消费者合宜的产品!

  英国服装产业顾问公司Clothesource执行长Mr. Mike Flanagan:

  产业仍然受到六个关键议题主导:

  选择性减值,在欧洲,服装成本上涨,但零售价格下跌。在美国,零售价格下跌,但制造商的服装报价也下跌。

  国内产能过剩,零售价格下跌使得情形更糟。未来五年,发达国家市场一些原本赚钱的零售店关门的情形可能会很普遍。就服装数量而言,西方服装市场仍在成长,但过去的过度扩张会牵制利润。

  网络无利润,2015工龄诚事务所(PwC)的一项调查显示,84%的全球零售商在网络经营上是亏本的,其中又有三分之二的厂商发现亏损继续扩大。国际市场营运。除了Inditex(拥有Zara等品牌)、H&M、Primark(总部位于爱尔兰的欧美平价流行服饰连锁店)以外,几乎没有一家服装企业能达成海外市场扩张的目标。

  Uniqlo在美国表现暗淡(显然放弃“到2020年美国展店达200间”的目标),Mango结束与JC Penney的合作,关闭450间在JC Penney的店面。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消费者没有兴趣和世界其他的人穿得一样。服装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种自我表达的形式,而不是向全球性教派宣誓效忠的制服。另一个比较不明显的原因是,发展中国家的顾客,尤其是中国大陆,正转而对抗跨国性商品与服务。这个议题对美国零售商及品牌特别严重,美元升值会将海外营运的利润贬值。

  国内生活工资压力。

  现在不是英国及美国为遏止通货膨胀而提高工资的最佳时机,但是当地的政治压力却做了这个选择。这更加深了问题,因为海外零售市场不像原先所想的那么容易提升业绩,因此大多数零售商(像Nike这样的大品牌则较为不同)越来越依赖国内市场获取利润。

  消费者的不可测性与数据模糊性。

  用实实在在的数据来解读环境中的企业表现变得困难,因为许多品牌与零售商都看到销售业绩下跌,销售数量则略升(因为零售价格崩盘),但是服装采购的成本也下跌(因为以美元、日圆或孟加拉国币计之,服装制造商每供应一件服装所得现在要比一年前来得少)。主要商品销售下跌不是必然但往往就代表利润下跌。

  另一方面,许多消费者都预期零售价格会继续下跌,然后可以找到特别划算的产品;其他的消费者则抱怨布料质量、服装合身度及衣服细节都在退步。许多消费者现在也被教育得时常期待降价。大多数消费者认为他们可以期待一些供应商视同不能相互兼容的情况:售价降低、出货加速、质量更好。当一些消费者抱怨劳工工资太低,另一些又希望售价下降,他们并不是伪善。

  什么都想兼得是人类共同本性,企业与贸易认识应该要认知此点,而不是不予理会。在有关全球化的纷扰中,许多评论员和贸易人士忘记全球是由73亿不同的人们组成的市场,有着73亿种不同的优先组合,而不是像军队一般统一的成员,简单归类成“二十一世纪”或“退休族”即可。